永利皇宫官网 > 永利皇宫官网网址 >

临沂]临沂白菜滞销愁坏菜农 销量减7成1毛一斤少人问(图)

  在经历了去年的疯狂“抢”白菜后,今年的白菜价却让菜农高兴不起来。2日,记者从蔬菜批发市场了解到,包装好的净白菜每斤只卖1毛钱,农贸市场和超市每斤也只卖到4毛钱左右。即便价格这么低,在苍山县庄坞镇,记者看到地头间的白菜仍大量滞销。

  “大白菜1毛一斤!”11月2日,在河东区皇山蔬菜批发市场,苍山县庄坞镇的菜农田玉奎望着身后堆积如山的白菜,愁容满面。田玉奎是苍山县庄坞镇有名的种菜大户,2010年,他承包的30亩白菜喜获丰收,带来了10万多块钱的收入。

  今年,尝到了甜头的老田将承包的170多亩地全部种上了白菜,可是白菜喜获丰收,老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“按照今年白菜的行情算,自己每亩地要赔掉1000多元,但赔钱也要卖啊,总不能烂在地里。本来也想等白菜价格最低的时候入冷库储存,春节再销售,但是去年白菜入冷库的情况也不乐观,今年也变得胆小了,风险太大。”田玉奎告诉记者,如果白菜5分钱入冷库,算上冷库的储存费,出库后要卖到每斤3毛钱以上才能不亏钱,所以目前他对白菜是否进冷库比较谨慎。

  苍山县庄坞镇是我市白菜的主要产地。11月2日,记者来到苍山县庄坞镇西高尧村,一到地头,便看到了一片片长势喜人的大白菜。可是记者发现,正值收获时节,前来收菜的客商却寥寥无几,绿油油、水头足的上等白菜大多齐刷刷地长在地里无人问津。偌大的菜地,仅有一户菜农用三轮车运了一车白菜拉出村子,准备卖掉。

  “今年的客户比去年少了一多半,百分之八十的客商都不来收菜了。”西高尧村党支部书记、村主任张永强对记者说。张书记介绍,去年的白菜行情好,村民地里不扒皮的毛菜都卖到3毛一斤,扒完皮的净菜能卖到5毛钱。可是今年扒得光滑干净的白菜,地头的收购价格只有1毛钱一斤,去年菜地里根本见不到多少白菜帮,而今年菜农在菜地里直接把白菜帮都掰掉,只留里面最嫩的白菜芯。即便如此,收购价格较去年仍是“一个天上一个地下”。

  据张书记介绍,西高尧村自老几辈人就开始种白菜,庄坞镇的三万亩白菜地中,西高尧村就占两千多亩。去年,村里还专门投资50多万元修建了灌溉设施,方便白菜菜农取水灌溉。由于种植面积大,白菜质量好,许多客商都选择来他们村子收购白菜。去年这个时候,很多外商都开着货车来村里“抢”白菜,一天走多少车都数不清,而现在来村里收购白菜的客商几乎没有,一天最多也就走一两车白菜,很多菜农都发起了愁。

  “去年一亩白菜能卖1万多元,赚3000左右,今年不仅不赚钱,每亩还得倒贴进去1000多元。去年白菜5毛钱一斤的时候,菜农都舍不得扒掉菜叶,而今年扒得光溜溜的白菜,地头上的收购价才1毛钱。”张永强指着地上的菜叶,惋惜地对记者说。

 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承包一亩菜地1200元,耕地一亩要60元,按白菜的生长周期两个半月算,每亩地要80元的菜种,300元的肥料费,50元的施药费,150元的种植工时费,这期间需要浇水三遍,水费又需要70元,等到收获时,还要雇人装包,每8棵菜装一包,每一包成本1元,需要包装费700多元。再加上其他的费用,一亩白菜仅成本就要近3000元,而每亩的销售价却仅能卖到2000元。

  张永强拿起一只黄色的编织袋对记者说,这种袋子每个仅能装两棵白菜,但是每只袋子的成本就要3毛多钱,大一些的袋子就要七八毛钱一只。菜农连种带收,忙活一阵,最后连包装还要自己往里面贴钱。

  苍山县庄坞镇的张中山从事蔬菜收购已经将近10年了,他认为今年白菜销量不好主要原因还是出口受挫,另外种植面积扩大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“我们县去年的白菜种植面积约为5.7万亩,庄坞镇就占了一半,往年这3万亩白菜有70%用于出口韩国,一部分直接出口,一部分由国内企业加工成泡菜后出口。这几天我联系了威海、烟台的几个出口商和加工企业,他们均表示目前韩国那边对泡菜的需求量很少,据说是今年韩国种植的大白菜也获得丰收,跟去年10月份出现泡菜危机时的情况正好相反。除此之外,剩下30%的白菜一半由批发商销往南方大城市,一半本地销售。但现在的情况是,各地的白菜都获得了丰收,市场一下消化不了这么多,所以销往南方市场的白菜也不如去年量大,本地蔬菜批发市场还有泰安、肥城、滕州等周边城市的白菜竞争,所以说今年的秋白菜销量确实大不如去年,销量最少减少了70%。”张中山告诉记者。

  记者在苍山县蔬菜局了解到,今年全县的白菜种植面积为6.1万亩,其中秋白菜3.2万亩,比去年扩产了将近0.6万亩,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,预计全县秋白菜产量接近20万吨,比去年多了近5万吨。蔬菜局工作人员分析,白菜种植面积和产量的双双扩大也是目前造成白菜滞销的一个原因。